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白天,她是个女人,夜幕降临,她是只猫,谁也不知道,除了清关,她的第七任男朋友。
这座南方城市一到春季就是连绵不断地雨,一下就是一个季节,默默无语却无处可藏的寒冷。安枝走在护城河边,哦,对了,她叫安枝,河边风很轻,混杂着河底淤泥略咸的腥味,可能是死去的虾蟹的尸体的味道吧,安枝这么想着,深吸了一口气,水中的生物就是比岸上的生物要清澈些,死去了也没有尸臭。河对面是一条酒吧街,不夜城市里的人类啊,一到晚上就显现了埋藏在体内的兽性,黑夜把一切都放大了,又隐藏起来。酒吧里抽着烟的人类,呕吐的人类,舞台上扭动着腰肢的人类,大概他们自己是看不到自己笑得多夸张吧,嘴都咧到天上了,就像拣到了没过期的面包的乞讨汉。安枝想,他们在开心什么呢,委实不明白。
黑暗里有一团绿色亮光把安枝吓了一跳,躲在一片月季灌木中,森森地泛着绿色的光,像小时候玩过的荧光球,安枝忍住好奇心回过头准备回家了,那团绿光突然飞速跑过来,喵~原来是只黑猫,黑猫身上的毛很浓密,亮晶晶地,一团毛球似的,它停下来,盯着安枝,毛发越发明亮起来,喵~它冲着安枝又叫了一声,像是让安枝跟着它走,这次没能按捺住好奇心,安枝跟着它走进了灌木丛,黑猫温柔地舔舐着安枝头顶的毛发,舌头上的倒刺刮着安枝的额头,痒痒的,闭上眼睛,慢慢地享受,世界好像柔软起来了,河对岸的人类安静了下来,像熟睡的小婴儿一般,发出湿润的鼾声,安枝感受到黑猫爬上了自己的背,浓厚的毛很温暖,安枝不愿发出声音,温柔地回应着,时间停滞下来,黑暗将不安吞噬,安枝什么都看不见,眼前只有一团绿色的光,黑猫的呼吸急促起来,喵~一声别致的哀嚎划破天际。周围恢复了喧闹,喝醉的女人一个一个从酒吧里扭出来。“清关,走吧,回家了”安枝说。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