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我一定要对着他们笑,一直要开朗活泼幽默又可爱,这样才能活得容易点。

话不投机半句多

今天在电影院闻到一种熟悉的香甜味,是童年巷子里存在过的香甜,我想不起具体的物体来,却一下就闻出了那种味道。是夏天的艳阳下,拿着一百分考卷才能换到的味道。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比人和狗还要大,不过你还是要对他们笑

生了一场重感冒,身上像灌了铅。

你喜欢在海风声中叫床吗
你喜欢海风的腥咸与他身上的清甜吗
海风的声音 你的声音
在下丘脑旋转缭绕
海上的浪花温润 如你潮湿
涨潮的汹涌与你的汹涌
退潮后的寂静与他的沉默
海鸟嘶声尖叫与少女双腿之间的颤抖
在那样的夜晚 那片海上
世界是荒诞 世界是凄凉
世界是浪潮泆涌后的满是哀伤
少女腿间的红色液体劈开大地
露出同样红色的迷茫
山与海结合
灯塔与礁石结合
繁星与土地结合
你在海风中叫床
世界在战栗中爆炸

2018.6.25 绿子

突然觉得工作索然无味,不如读诗

我要竞聘了,求好运!

经常出没一个不太干净的酒吧,久了,总会看见些熟面孔,不知道是赚钱的,还是和我一样花钱的。

十九岁的时候喜欢过一个阳光干净的男孩子,那会儿我是个不喜欢上学的大二学生,他经营着一家从未盈利的公司,拿着一打券儿去星巴克喝咖啡,住100元一晚的酒店。和他相识的那个夏天阳光像爱情一样肆无忌惮。博尔赫斯说,记忆总是固守某一个点。之于我的记忆,一直固守在那个安静的傍晚,我坐在离鼓楼很近的一个阶梯上,抬头看着西安城艳丽壮观的夕阳。分手的原因至今也不明了。后来我的城市火了,不知道他还来过没。最近,西安火了起来,我却与旅行无缘。如今,我成了个朝九晚五的小职员,曾经那个说做就走,曾经那个无所畏惧,向往自由的女孩早已离开,他今年27岁了,我猜结婚生子了吧,公司开始盈利了吧,到底是不会再见了。


九点起床,做早饭,送走朋友,看剧,睡午觉,起来折腾一下花,读书,看电影,去健身房跑会儿步,回家,em,今天就这么过。

不想谈起的离别

如果要说再见
我希望不是今天
十五年前的今天
哥哥张国荣离世
举世悲恫
四百五十四年的今天
人们开始互相愚弄
漫天谎言
你我之间没有悲恫
更不存在谎言
如果要说再见
我希望不是今天
今天是春天猖狂的开端
不适宜谈起离别

2018.4.1 绿子

虽然下午要见客户,我午饭还是吃了很多韭菜。

对于失去,我很坦然,也很心痛。

我终于承认,我是个坏女人

乱得一团糟的生活!

我意识到我早已变得冷酷无情,在每一个孤独的时刻,我都觉得这是上帝给我劣迹斑斑过去的回应。

谁不孤独

昨晚那个芝加哥男人发微信来说,hi Anna, I like your style,狸子后来说,你再也找不到我这么单纯喜欢你的男生。程程从拘留所回来的那天我感觉他很爱我。今天风很大,想被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