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生活为什么总是让人绝望。

我学会了怎样让自己舒服,从此我的心再也没疼过,可总觉得,怪怪的。

想给自己过个生日,可是,怎么过呢~

昨晚凌晨三点一只猫窜进了我房间,我把它赶走了,很后悔。

需要安慰,需要平淡的交流。

夏天来了
街口的木槿开了
风和暴雨在吵架
卷起一阵夏日的沙
他们都笑啦
但我不敢
春天死在了我怀里啊

Roseeeeeeee·LoFoTo:

一号公路上的流浪汉和他的小兔子们(续)

想着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有这种心情这种毅力,走过这条绝美的公路。

Shot in Bixby Creek Bridge,

Highway One,California.

 

在俄尔则俄穿越露营,风雨交加的晚上,居然做了一个关于sm的噩梦。

巷口那个少女


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站在巷口的那个少女
巷口被风吹得哗啦啦响的叶子
嗷嗷待哺的猫
月光氤氲
你眼神清澈

一场雨就让她歇斯底里
脱下衣裙
赤裸裸地在巷子里奔跑
把阴霾撒在地上
撒进你的眼里
星河再照不亮这夜
吠叫的狗也唤不醒明月

若爱是卑鄙
我是个十足的小人
奈何你只慕君子
只记得清晨醒来
脑袋空空
像是做了一场道不明的梦
巷子成了箱子
你走了出来
我困在那里


小脏脚

梦见有人一把抓过被子捂住我的头,惊醒

520礼物

喜欢蹲在厕所里,像被关在笼子里一样。

昨天穿了件白裙子,被一个5岁的女孩子指着夸漂亮,我笑着自嘲:是我的裙子漂亮,小女孩看着我认真地说到:不仅你的裙子漂亮,你的身体也很漂亮。

早起,自己热牛奶,每天按时吃饭,迷恋书籍,夜跑,丢掉酒精,护理皮肤。

买烟的男人

圈子酒吧是个SM酒吧,老三的小屋是个民谣酒吧,我是个除了民谣几乎不听其它歌的抖M,石人西街占据了我几乎所有的下班时光。通常我会先去圈子坐会儿, 喝两瓶啤酒,跟酒吧老板聊聊天,再摇摇晃晃地走去老三那儿,微醺后进入这条小巷就像是进入情人的身体,踩在青石板上像踩在云端,两边的老房子像是情人的臂膀,你若轻轻靠上去,会感受到岁月带给他的沉郁的气息。老三家不像个酒吧,就是个普通房间,放了些酒,很多乐器,老三很少唱歌,但一开口就会把我惊艳,他是云南羌族人,听老三唱歌,一定要关上灯,闭上眼,他能把你带去他故乡的大山上,山上郁郁葱葱,莺声燕语。

一场噩梦惊醒后,枕边无人。

圈子酒吧和老三的小屋一个在石人西街街头,一个在石人西街街尾。石人西街是一条窄窄的小巷子,几百米,从圈子走到老三家只用两分钟,整条巷子种满了桂花树,我每晚都会在这条巷子里穿梭,确从未见过它的白昼,因此我也不知道这些是银桂还是金桂,我猜是金桂,复古的桂花金很适合它,四月一到,漫天的桂花香,巷口风大,我很多次站在巷口,闭上眼睛,让桂花香的风把头发吹地立起来,发尖扫到脸上痒痒的,春天的风很温柔,像是在被一个温暖的手掌抚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