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荒野的北部

她爱上了北部的荒野
漫漫黄沙与长河落日圆的悲壮
她想把身体献给那荒野的北部
把鲜血献给干涸的戈壁
把骨肉献给饥饿的秃鹫
她想把灵魂赋予那北部的荒野
把笔直的胡杨当作爱人
把黝青的沙棘当作亲人
她想死在那孤寂的火山上
让北方的太阳烤干
让每片皮肤都化作尘土
让灵魂长留在荒野的北部

2015.12.20 绿子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