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寂夜无眠

林晓柏:

此时窗外是否星河烂漫,载着浮浮沉沉一轮圆月,于流云夜色中浸染白洁如琼浆般的辉光,我无从得知,竟只能凭借一片心的漫溢,与这诗画般的天穹略作维系。

这个无眠的夜,我辗转在这张局促逼仄的床上,深深苦于囚牢般的窒息感。这张方形的床,这间方形的屋,这座方形的城,这把四个死角构建的巨大方形枷锁,而我不过是一只被牢牢捆绑的歇斯底里的兽。

生命于我,何其苍茫,何其浩大。人世间这一遭,我如飞荧之于日月,摇头摆尾营营役役却不过微薄如尘,何足道哉。

回首六年前,那一个梦境飘摇的夜晚,十七岁的我懵懂地撞进这座城,放眼所见,那一座座冷峻锋锐的拔地高楼,那一条条红砖漫漫的凉薄街道,那一张张匆促焦灼的木然脸孔。这是我际遇里的定数,无从反驳。学业也好,事业也好,不过是一闭眼逆浪行舟,生死放任。

彼时一心所向,一场无悔的行走,一段无恨的分离,而今在岁月苍茫的飓风下,还能残余几多痕迹。若这就是成长,那未免太过残酷。

在这个夜晚,我突然无比思慕我十七岁前尚存的那一颗透明澄澈的心,它曾经就这么在烨烨阳光底下折射着五彩斑斓的梦,而今我却流离在一个又一个失梦的夜晚。

七堇年说过,但人生如路。需在荒凉之处走出繁华的风景来。

这是我如今心心念念再也无法忘却的一句话啊。每每深夜念及,都不免热泪盈眶。或许仍有期许,或许仍有念想。纵使深陷泥沼无可自拔,仍不该忘伸手触摸艳阳。晦暗至极之处,岂非正是启明星破云而出的征兆。

我在纸上写道,运命的雾霾若已断绝你的视野,再往前一小步吧!奔流的惊洪若已漫过你的鼻息,那就再往前一小步吧!祸噩的利斧若已击穿你的胸膛,请务必咬紧牙关再往前一小步吧。

我想我应当坚信,上苍今时残酷的剥削,仅为显出后日所赐的珍贵。人生既然是场驳杂莫名的食宴,那请让我先吃光所有难以下咽的菜式,往后就大快朵颐吧。

评论

热度(88)

  1. ZH-ping-X柏林 转载了此文字
  2. 绿子柏林 转载了此文字
  3. 北京READ阅读汇柏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