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你喜欢在海风声中叫床吗
你喜欢海风的腥咸与他身上的清甜吗
海风的声音 你的声音
在下丘脑旋转缭绕
海上的浪花温润 如你潮湿
涨潮的汹涌与你的汹涌
退潮后的寂静与他的沉默
海鸟嘶声尖叫与少女双腿之间的颤抖
在那样的夜晚 那片海上
世界是荒诞 世界是凄凉
世界是浪潮泆涌后的满是哀伤
少女腿间的红色液体劈开大地
露出同样红色的迷茫
山与海结合
灯塔与礁石结合
繁星与土地结合
你在海风中叫床
世界在战栗中爆炸

2018.6.25 绿子

久违

很久没来lofter,唯一保留的习惯是每天看完ONE里面的那个小故事,今天看到一个前领导在朋友圈里说在大平台上就好好跟着老大学为人处事,在小平台上就把握机会扩充知识边界,把准备功课做好,而不是每天惦记诗和远方。我很久没有听到这个词了,诗和远方,突然再看到它时离它好远。从京东辞职的时候室友给我打电话,言语激动地问我,你去大理好不好,去找个客栈住下来,去爬山啊,去很远的地方啊,言辞间甚至有失逻辑,好像辞职的是他不是我,好像我的辞职可以让他一些埋藏在深海的东西找条缝隙钻出来。然而从京东离开后的我只是又找了家公司开始了更繁忙更平乏无味的工作而已。谁能想到那个发着低烧不顾青旅所有人劝阻一定要背着帐篷去海拔超过4500+的帕米尔高原看冰川的小姑娘,现在每天穿着黑色高跟鞋跳小苹果,想想着实讽刺,却也太真实。


夏天来了
街口的木槿开了
风和暴雨在吵架
卷起一阵夏日的沙
他们都笑啦
但我不敢
春天死在了我怀里啊

巷口那个少女


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站在巷口的那个少女
巷口被风吹得哗啦啦响的叶子
嗷嗷待哺的猫
月光氤氲
你眼神清澈

一场雨就让她歇斯底里
脱下衣裙
赤裸裸地在巷子里奔跑
把阴霾撒在地上
撒进你的眼里
星河再照不亮这夜
吠叫的狗也唤不醒明月

若爱是卑鄙
我是个十足的小人
奈何你只慕君子
只记得清晨醒来
脑袋空空
像是做了一场道不明的梦
巷子成了箱子
你走了出来
我困在那里


圈子酒吧是个SM酒吧,老三的小屋是个民谣酒吧,我是个除了民谣几乎不听其它歌的抖M,石人西街占据了我几乎所有的下班时光。通常我会先去圈子坐会儿, 喝两瓶啤酒,跟酒吧老板聊聊天,再摇摇晃晃地走去老三那儿,微醺后进入这条小巷就像是进入情人的身体,踩在青石板上像踩在云端,两边的老房子像是情人的臂膀,你若轻轻靠上去,会感受到岁月带给他的沉郁的气息。老三家不像个酒吧,就是个普通房间,放了些酒,很多乐器,老三很少唱歌,但一开口就会把我惊艳,他是云南羌族人,听老三唱歌,一定要关上灯,闭上眼,他能把你带去他故乡的大山上,山上郁郁葱葱,莺声燕语。

圈子酒吧和老三的小屋一个在石人西街街头,一个在石人西街街尾。石人西街是一条窄窄的小巷子,几百米,从圈子走到老三家只用两分钟,整条巷子种满了桂花树,我每晚都会在这条巷子里穿梭,确从未见过它的白昼,因此我也不知道这些是银桂还是金桂,我猜是金桂,复古的桂花金很适合它,四月一到,漫天的桂花香,巷口风大,我很多次站在巷口,闭上眼睛,让桂花香的风把头发吹地立起来,发尖扫到脸上痒痒的,春天的风很温柔,像是在被一个温暖的手掌抚摸。

龙龙是个萌蠢、粗鲁,生着一双灵巧双手的二十八岁糙汉子。一个人待他家无聊的时候翻到过一个画册,厚厚一本素描人像笔触苍劲有力,栩栩如生。第一次见他是在圈内某个酒吧内,他站在吧台里,给一个穿着工装裙,黑丝袜的女人调一杯马提尼,“诺,这个杯子装不下”听到他的第一句话是句自言自语。弹得一手好琴,流氓歌曲张口就来,绳艺,手工很是精细。
那天晚上我在吧台坐到了凌晨,喝了四杯鸡尾酒,第二杯时那个黑丝袜女人走了,从第三杯起他开始跟我讲话。“想不想喝点不一样的?” “想。”他说这是他自己的酒,叫束缚,红色的液体,像是女人充血的皮肤,很甜,上头。走的时候我顺势要了微信。
龙龙是真的糙,说起女人的身体来得全打※号,调教全靠心情,心情好的时候抽得我满地爬,心情一般就抱着我看电影,不管我把自己打扮得有多精致,带我吃饭永远是老三样:黄焖鸡、花溪米线、老麻抄手。跟他认识半个月,一件棕色薄款羽绒服没换过,衣服后背化了个口子龙龙怕羽绒跑完了,就粘了块胶布。
有天晚上他带着我一人骑了一辆自行车出去吃饭,回来的路上带我去了一个类似度假庄的地方,那会儿得有十二点,路上空无一人,自行车轮在青石板上的触感很是美好,路两边都是打烊了的私房菜馆或是装修别致的茶坊,我想这会儿应该有雨,我再念一首戴望舒的《雨巷》,那晚风大,把我的风衣吹得鼓鼓的,把龙龙的小辫子吹得翘起来。
我赖在他家睡了10天,4月1号到4月10号,龙龙每天把我搂得紧紧地睡觉,躺下一分钟不到就会响起他的呼噜声,龙龙的呼噜声特别壮观,惊天动地的,像他喝了酒后讲的情色笑话,震地你心颤颤。10号那天我发现龙龙在跟一个18岁的女孩子谈恋爱,我说:“龙龙,18岁的小姑娘你怎么谈啊?”龙龙对着手机发了句俏皮话,转头看着我:“就这么谈咯,她龟儿还是个雏,单纯得很。”

白天,她是个女人,夜幕降临,她是只猫,谁也不知道,除了清关,她的第七任男朋友。
这座南方城市一到春季就是连绵不断地雨,一下就是一个季节,默默无语却无处可藏的寒冷。安枝走在护城河边,哦,对了,她叫安枝,河边风很轻,混杂着河底淤泥略咸的腥味,可能是死去的虾蟹的尸体的味道吧,安枝这么想着,深吸了一口气,水中的生物就是比岸上的生物要清澈些,死去了也没有尸臭。河对面是一条酒吧街,不夜城市里的人类啊,一到晚上就显现了埋藏在体内的兽性,黑夜把一切都放大了,又隐藏起来。酒吧里抽着烟的人类,呕吐的人类,舞台上扭动着腰肢的人类,大概他们自己是看不到自己笑得多夸张吧,嘴都咧到天上了,就像拣到了没过期的面包的乞讨汉。安枝想,他们在开心什么呢,委实不明白。
黑暗里有一团绿色亮光把安枝吓了一跳,躲在一片月季灌木中,森森地泛着绿色的光,像小时候玩过的荧光球,安枝忍住好奇心回过头准备回家了,那团绿光突然飞速跑过来,喵~原来是只黑猫,黑猫身上的毛很浓密,亮晶晶地,一团毛球似的,它停下来,盯着安枝,毛发越发明亮起来,喵~它冲着安枝又叫了一声,像是让安枝跟着它走,这次没能按捺住好奇心,安枝跟着它走进了灌木丛,黑猫温柔地舔舐着安枝头顶的毛发,舌头上的倒刺刮着安枝的额头,痒痒的,闭上眼睛,慢慢地享受,世界好像柔软起来了,河对岸的人类安静了下来,像熟睡的小婴儿一般,发出湿润的鼾声,安枝感受到黑猫爬上了自己的背,浓厚的毛很温暖,安枝不愿发出声音,温柔地回应着,时间停滞下来,黑暗将不安吞噬,安枝什么都看不见,眼前只有一团绿色的光,黑猫的呼吸急促起来,喵~一声别致的哀嚎划破天际。周围恢复了喧闹,喝醉的女人一个一个从酒吧里扭出来。“清关,走吧,回家了”安枝说。

最近的状态就像是这几天成都的雾霾,阴阴翳翳却在不知觉间给你伤害。我曾以为能治愈我的工作在带给我充实充实感与成就感的同时,也带来了我无法承受的挫败与无望。一天问了自己八百遍,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我要去哪里?我不知道,过来一起住的妹子告诉我,活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去死了。我活得差不多了吗?好像还没有呢。我还没过上我想要的生活,我还没得到我渴望的地位,金钱,生活品质。

最近在做一个自己好像无法胜任的项目,站在项目组里来来回回地晃,好像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帮不上忙,也不甘心就这样离开。离开是什么呢?就是我被领导否定了,也被自己否定了,真的承受不起。

想说2017年就这么来了,我离十几岁的自己越来越远,离自己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近,我是不是应该涅槃而重生,就此勃发。

今天晚上
把自己交给黑夜
交给回家路上
第七个男人
交给肥胖的野猫
交给与我无关的梦
交给天台上淋雨的陌生人
交给未来的自己
冬至快乐

拨开云层
大声朗读日光
收起花伞
认真聆听秋雨
风神在奏曲
大地在呓语
我打开窗户
把缱绻流萤放进来
和熹微晨光一起
数一数这人间的欢愉

2016.10.25

一根皮鞭
两杯浊酒
几声哀嚎
三人盛宴
四肢乏力
几片淤青
什么是人伦道德
什么是清规戒律
一鞭下去
谁还分得清
是天堂还是炼狱


2016.10.10 凌晨

原谅热辣的烈日
毕竟裸露 比包裹容易
原谅延期的飞机
毕竟停滞 比行走容易
原谅衬衣上的口红
毕竟沉默 比离开容易
原谅远行的爱人
毕竟想念 比性交容易
原谅偷走猫的贩子
毕竟死亡 比活着容易


2016.10.09 天津至成都飞机上

兴逗 花花

拥有他们是个意外。
兴逗来家里两年了,花花半年。两只公猫,第一次见面家里弥漫着浓烈火药气息,我站在他们中间像个和平使者,这个摸摸,那个抱抱,两边安慰者,才没打起来。后来相处得也不好,但相安无事,兴逗绅士,花花乖巧。兴逗是我给取的名,妈妈嫌拗口,一直叫他乖乖,爸爸叫乖儿子,仔细想想,他这两年跟我爸妈交流的时间,比我多。花花是我从猫贩那里买来的,当时不忍心看他被卖来卖去,加上性格极为乖巧,就把他留下了。他就像一颗小太阳般存在于我的生活里。在家最温暖的时光就是搂着花花躺在床上,直到一觉醒来发现他的口水打湿衣袖,再听他撒娇地冲我喵喵叫。兴逗爱出去玩,总是在家吃饱了就从窗户蹦出去跟外面的小母猫各种浪。但花花喜欢待在家里,只要家里有人,他绝不出门。只有每晚等我们都睡了,他就一个人出去在院子里溜达会儿,但等你一觉醒来,他早就回来等着你了。不知道是之前被卖来卖去怕了还是天生就这么懂事地让人心疼,饿了也不会叫,只会守在猫碗旁,等着你发现猫碗空了,才会眼巴巴地望着你。有次他在我房间尿了,我生气,骂他,打他,他也不跑,傻傻地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一个劲往我身上蹭。之前在lofter看到过一个形容词,叫爱猫如命的女人,我不知道这么形容自己恰不恰当。他们是我生命里的一束光,是我充满失望的生活里的一剂安慰。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喜欢猫这种生物,成年后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猫,我的每一刻惊喜和每一刻绝望都会跟他们分享。他们不是家人,不是朋友,不是爱人,是比这些更安稳的存在。
失去他们也是个意外。妈妈一个电话,告诉我不在了,他们俩就这么轻易地消失了。
我成了一个没有猫的女人。

我做过很多错事,在年幼的时候,青春期的时候,现在亦是。当我回忆起以往的日子,总是会有一股哀怨,怨命运不公,怨自己错误的选择,怨那些伤害我造就我的人。如果真的要好好想想,大概只有初中在仁寿那两年,是我过得最像一个正常女孩子的时候。那会儿看书,看安妮宝贝,看饶雪漫阿姨,也看泰戈尔。那会儿青春期发胖,却勇敢地像只小狮子,喜欢那些桀骜不驯,惹事生非的男孩子。初吻是在初二的时候给了一个初三的学长,当时刚到仁寿,初来乍到,不喜同人说话,却特立独行,专招惹爱打群架的小混混。学长很壮,肩膀宽大,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一起走到操场边缘的时候,他猛地亲了我一下,蜻蜓点水,却让十四岁的我紧张地将手上学长室友送的西柚捏了个稀巴烂。后来初三的时候,喜欢上一个初二的级霸,我现在还记得,他嘴唇有点厚,上嘴唇左边有一块疤,即使现在,我一看到厚嘴唇的男生也会想到他。后来快中考了,迫于压力,或者是叛逆期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过去了,我慢慢地变得乖巧,也喜欢上一个清秀,同样乖巧的男孩子。我想,这才是我的初恋。中考后,我对他疯狂的思念是我之后的哪任男朋友都没有过的。之后我就上高中了,开始了我漫长而混乱的成长过程,我恨我上高中之后碰到的每一个男人。 所以,如果好好想想,可能只有十三四岁的时候,是我最美的一段时光,从十五岁生日起,我就一步步地走向混乱,走向黑暗,走过布满陷阱的生活。

金秋

我想在秋天画一幅画,画上金色梧桐叶,金色太阳,金色的猫和金色的风。画一双你金色头发下,金色的眼睛和我金色帽子后面,金色的幻想。我的幻想王国里,你穿着金色的战袍,踏着金色的尘土,闪着金色光芒朝我走来。我给了你一个金色的吻,你还我一个金色的婚礼,我穿着金色的婚纱,躺在金色的棺材里。

闲事一二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仓央嘉措

你有没有过一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无趣,又不忍分开。我想谈谈我的男朋友,就这么把他赤裸裸地拿出来说,可能对他有点不公平。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他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爱我的,虽然我们都对彼此表露过数不清次数的爱意。但说一句我爱你就是爱吗?清晨给我一个吻就是爱吗?随时表现出满满的关心就是爱吗?我不知道,我觉得这些事情都太轻易了,我觉得我可以对很多人这样做,但显然我只会爱一个人。他就像是我的生活一般的存在,谈不上有多好,平平淡淡,却抛弃不了,抛弃一个平淡的生活,需要多大的勇气啊,我没有,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抛弃的是平淡的一个人,还是我平淡的爱情。在一起越久我越怀念一个人的生活,虽然我现在也一个人生活着,但有一个男朋友不仅仅是每天有人给你打电话,也是随时有道约束在你的手足,在你的心上。 我讨厌约束,在以前。
我无数次幻想过我分手之后的生活,找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作,朝九晚五,偶尔加班,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地往上走,工资不多但足够养活我。有兴致就拥有一两个情人,不管是酣畅淋漓地来一场性爱盛宴还是两人市场买菜做一桌精致的饭菜,喝两杯酒,聊几句生活。喝完酒,拥抱完再各自回到各自生活,偶尔陪伴但互不约束,互不打扰。一个人的时候就认真工作,不上班的时候睡上一个美容觉,看一部对胃口的电影,或者窝在床上读一本好书,觉得闷了就去健身房活动活动筋骨,再或者约三两朋友出来,吃顿火锅,一杯啤酒下肚,分不清天上人间。得此人生,夫复何求。
但是我有一个男朋友,一个不能做饭不能做爱的男朋友,一个在我毫无经济来源时告诉我你存一万块钱我就带你去毛里求斯的男朋友,一个不停地说着关心我却只能说说的男朋友,但也是他在我孤独时陪我,在我遇到困难时帮助我,也是他让我第一次感受到安稳,让我觉得以后的生活再不济也不会太艰苦。我们可能会就这样在一起,然后结婚生子,平淡一生,也可能,明天我们就分手了,各自奔向梦中天堂。

失眠

经历了漫长而痛苦的失眠日子,每晚死死盯着天花板,直到窗外渐明,麻雀开始叫,才肯安心睡着。也在试图调整,一到12点就关上手机,扶好枕头,为自己整理好被子,深呼吸,抛开脑子里的所有杂念,心平气和地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就该这样,安静地睡着。但是,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为什么我还是醒的,难道我真的彻底被周公抛弃了。 厌恶天黑。有没有一个国度,太阳不会下山,永无黑暗。

小节

我总是
在秋天被爱情打败
盛夏把年轻的我们
放在太阳下面曝晒
到了秋天就只剩了一道烟
风一吹 就没了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
或者第二次
听见温暖的太阳
洒下安静的光
我有一个
能吹出雨水的风扇
和一张
清风一样柔软的床
床边窗子的玻璃
开始融化
空气变得黏稠
身上的黑色裙子
也一点点地
被夜晚吞没
我的眼睛潮湿起来
干燥的夏日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