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桋椿居士:

|炼狱中的天使

破晓
你和你纯白的破晓升起来
Christine…

魅影
魅影是比人类真实的虚无
既然世界把媚俗称作真理
我就让谬误肆虐,撕毁所谓光明!
面具下的孤魂、王者
我只唱不朽的歌
而你,Christine,废墟里的茉莉
你是完美,你是唯一
我给你音乐,给你星河、爱和火
我给你一切,你怎能背弃?
你无路可退,现在,你必须选择!

啊,Christine,我的炼狱
为什么,我决心要将你化为灰烬
却只能在你苍白的唇下战栗?
为什么,我死去千次也不愿见你娥眉一伤?
在爱的光芒下臣服
我只能是注定溃败的唐璜

Christine,你听见繁星之下魂灵的悲歌了吗?
是这张扭曲的面目毒害了我们的爱情
Christine,你听见利刃之花滴血的哀鸣了吗?
我的生命粉碎,当你靠近
这卑鄙的心肠何以承受你一吻的同情?

Christine,Christine——
高飞吧,离弃我!
乘你的羽翼——
我为你刺穿灵魂的歌
远走吧,忘记我!
步你的道路——
我为你劈开心脏的河

破晓
你纯白的破晓将至
而我血淋淋的盾牌——夜雾消逝
我要摧毁所有为你燃烧的蜡烛
脱下面具,好让丑恶自由,让我自由
狂舞!
在暗涌底端与绝望的黑暗狂舞!
直到河水彻底浑浊,和世界一样浑浊
如此,我再不必照见自己的孤独

龙阳之好:历史上那些著名的同性恋们

什么东东桑:

库克宣布出柜了,在十月就要结束的时候,一时间满城风雨沸沸扬扬。不愿意错过任何热门话题的人们也都以最快的速度加入了这又一次的狂欢,边惊讶边戏谑着终于明白了iPhone6变弯的原因。我也突然想要写点与此相关的东西,在周五晚上这个传统性闲得蛋疼的时刻,并不是为了表达强烈的支持或者反对,只是为了让这个本来可能被游戏撸管荒废掉的夜晚变得稍微有那么一些意义,或者适得其反。管他呢,先吐完再说。


作为一个根红苗正的异性恋,我一般不喜欢说自己性取向正常。因为这么一说,总感觉同性恋就被迫戴上了性取向不正常的帽子。在今天这个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包容越来越文明的时代,我们总要想方设法时刻注意提高自己细微素质,免得被时代淘汰被后人耻笑。


我第一次系统的了解同性恋是在李银河女士所著的《同性恋亚文化》一书中。由于之前很久一段时间同性恋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都被当做了流氓罪,基本上90年代之前是没有研究同性恋的专著的,所以说李银河女士敢为天下先的勇气确实难能可贵。李银河女士还写过另一本在天朝敢为天下先的专著,叫做《虐恋亚文化》,如果你对SM感兴趣的话,建议你可以买来看一下。如果我说我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从来没有看过这种低俗的书籍,估计你也不信。当初看李银河的书完全是因为喜欢她的丈夫王小波,我喜欢的人喜欢的人,自然也就间接成为了我喜欢的人。写到这里,突然觉得我好像特别喜欢夫妻档,比如钱钟书和杨绛先生,比如梁思成和林徽因先生。哦,扯远了,文不对题,收。


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文写着:“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所以由库克先生的勇敢出柜,由此上溯不知道多少年,就有了我想写的主题,史书上那些有关龙阳之好的人们或严肃或逗比或荒淫或凄惨的小故事。说同志们永垂不朽有点不合时宜,那不如就换句口号:真爱如此无畏,引无数英雄竞出柜。


第一对自然要说标题“龙阳之好”的起源,魏安釐王和龙阳君的故事。魏安釐王是东周魏国第六代国君,龙阳君这个矫情心机婊是他养的男宠。某天,他俩正在钓鱼(对的,是钓鱼,而不是鱼水之欢),龙阳君突然就梨花带雨娇喘着哭了起来。魏王心疼得赶紧问怎么了,龙阳君说,人一旦钓到了大鱼就扔了小鱼,而天下美人那么多,说不定哪天你这个没良心的就爬上别的美人的床了。为博小受一笑,魏王当场下令全国禁止谈论美人,违禁者满门抄斩。还深情款款唱起了歌:“我说我的眼里只有你,全魏国只有你最美丽,度过每一个黑夜和每一个白天,让我们继续来钓鱼”。然后钓完鱼的俩儿人就在“鱼儿鱼儿水中游,游来游去乐悠悠”的歌声中愉快地行鱼水之欢去了。背景声传来了啪啪啪啪,这可能是浪花拍在石头上的声音。


第二对说下襄成君和庄辛。故事要从襄成君接受封邑的那一天说起。那一天,翠衣玉剑长发白靴的襄成君站在岸上衣带飘飘,庄辛看了之后小鹿乱跳神魂颠倒。于是为了吸引襄成君的注意,逼格十足地唱起了一首襄成君根本听不懂的越语歌(不是粤语,不是错别字,越国的越)。襄成君听了之后不明觉厉,所以说恋爱里一开始保持神秘感才是吸引对方最好的法门,而且在不懂的人面前说外语永远都是显得那么桀骜不羁,跟最近很火的富土康质检员张全蛋为了心爱的李小花在情敌赵铁柱面前秀他那狂拽酷炫的英语一个道理。然后歌词就被翻译成了楚国话:“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知不知?”后来这首歌被许仙剽窃去翻译成了白话用在了跟白素贞相遇的西湖,歌词说这样的:“十年修得同般渡 ,百年修得共枕眠 ,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 ,白首同心在眼前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继续说我们这里的故事。襄成君听到歌声之后,也春心荡漾,礼尚往来,也唱和了起来:“哥哥面前一条弯弯的河,妹妹对面唱着一支甜甜的歌,哥哥心中荡起层层的波,妹妹何时让我渡过你呀的河”。然后一番文艺矫情装逼做作之后,终于步入了正题,襄成君和庄辛相拥进了船舱。岸边的随从们只看到了船晃得厉害。


第三对说下卫灵公和弥瑕。有次,弥瑕偷开卫灵公的车去看他生病的母亲。要知道,在等级那么森严的时代,什么级别开什么样的车,谁家门前的石狮子该有几个鬈毛疙瘩都是明确的法律规定的。按照当时卫国的法律,偷了国君的车是要剁脚的。估计立法者的意思是说,既然你不想走路偷开君王的车,那索性就成全你不想走路的美好愿望,剁了你的脚让你永远走不了路。虽然卫灵公也在卫国第甲大乙中全会上提出了要依法治国,但法律这玩意儿还不是老大说了算。正所谓,道德诚可贵,法律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什么都能抛。卫灵公知道这件事后笑眯眯地说:“宝贝,你真孝顺,咱妈身体还好吧,有我在别怕么么哒。”过了很多年之后,冰岛出了个比卫灵公更牛逼的同性恋女总理,为了自己的爱人,直接立法让同性婚姻生效。想想也是,能有这么有魄力的爱人,这辈子也值了。后来一次,他们俩一起游果园,弥瑕吃到了一颗桃子觉得很甜就赶紧把带着口水的桃子跟自己的honey卫灵公分享。卫灵公赶紧一把抱住弥瑕说:“这么好吃的东西你都舍得给我,我真是爱死你了么么哒”。然后,他们俩并没有像童话里说的那样,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当弥瑕年老色衰之后,就彻底被冷落了。其实他也没有做什么错事,只要一看到他那张老脸,卫灵公的气就来了。每次一生气,卫灵公都会说:“你个丑逼,当年偷开老子的车,还给老子吃不知道带有多少你口水里细菌的烂桃子,你给我滚,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了!”所有不平等的爱情,貌似都是这个结局,所有见色起义的相遇,都注定要在炮声之后离去。没有了姿色便失去了资本的弥瑕只能在“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呜呜呜,你给我说清楚,我要啃掉你的骨”歌声里失声痛哭。


第四对说下刘邦和籍孺。汉高祖刘邦楚汉争霸逼死项羽推翻秦朝荣登九五创立大汉屌丝逆袭的奋斗历程人尽皆知。但是他也是同志中人。甚至有人用“脏唐臭汉”来形容这两个伟大朝代的龌龊不堪。“脏唐”是指有着鲜卑血统的唐朝皇室的各种乱伦,如果你看过香港拍的三级片电视连续剧《武则天秘史》,会对这两个字有着更深刻的理解和体会。“臭汉”是因为汉朝的皇帝大部分都有同性恋的癖好,而且在当时还很可能是一种“雅癖”。不过幸好这些皇帝们还都有皇后,不然中国历史上最长统一的王朝就没有后面四百多年的历史了。我们先说刘邦这位肇基者,至于他的子孙的故事,后面慢慢说。他的男宠叫籍孺,那叫一个千娇百媚。伟大的受了宫刑的司马迁对这种搔首弄姿只靠佞幸的小婊砸恨的是咬牙切齿,各种破口大骂,详见《史记·佞幸列传》。有次刘邦说自己病了天天不上朝,每次大臣求见都被籍孺挡了回来。三缺一的大臣们等的花都谢了也没等来皇上,心想这斗地主还要不要玩了。然后实在忍不住了跑去见皇上,推开门后居然发现刘邦正躺在籍孺的大腿上,至于大臣们进来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那就只能靠各位脑洞大开自行填补了。挡刘邦和籍孺在一起如胶似漆的时候,皇宫的上空总是飘荡着吕后那凄凉哀怨的信天游歌声:“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逼,这么好的地方留不住你……”


第五对就是刘邦的子孙了,汉文帝和邓通。邓通原本就是一个船夫,汉文帝某天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个人把他推上了天。然后就像东成西就里面的段誉一样四处寻找真心人,最后找到了邓通。看到邓通的那一刻,一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汉文帝居然唱了起来:“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当我们来到今生各自天涯。”邓通也情不自禁接了起来“梦里梦里见过你,甜蜜笑得多甜蜜,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然后找到了知心爱人的两个人便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后来文帝生身上长出了脓疱,邓通可能是因为吸习惯了就直接趴上去吸了起来。这把汉文帝感动的哟,想想自己坐拥天下佳丽三千可是却只有邓通一个人这么对他。之后对邓通的态度只有三个字:“买买买”。


第六对还是刘邦的子孙,汉武帝和韩嫣。汉武帝在他还不是皇帝的时候,同韩嫣是同学,也就是“同窗之谊”。而当汉武帝从胶东王变成帝国最高领导人之后,他们的关系便自然而然从偷偷摸摸的“同窗之谊”升级成了光明正大的“同床之谊”。汉武帝,你看着谥号就知道他的一生多能折腾,击溃匈奴、东并朝鲜、南诛百越、西愈葱岭,征服大宛。而作为一个合格的爱人,韩嫣早就自学了胡人的兵法在汉武帝想要讨伐胡人之前。所以加官进爵就更加名正言顺了。然后韩嫣侍奉汉武帝,还得到了出入永巷不受限制的特权,这样一来简直就成了可以随时来一发的节奏。每次他们共赴巫山的时候,大汉首席宫廷乐师李延年都会殿前唱起那首著名的《佳人曲》“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韩嫣难再得”。


第七对仍是刘邦的子孙,汉成帝和张放。张放英俊聪慧,深得汉成帝宠幸,他们俩经常经常睡在一起,可能是作为对张放活儿好的奖励,汉成帝还将皇后的侄女嫁给了他。至于他们三个有没有一起睡过,还需要历史学家的认真考证。不过,他们俩倒是经常一起微服私访,皇宫里玩腻了,出去之后,广阔天地,大有可为啊。后来迫于太后和大臣们的压力,他们俩不得不两地分居相隔万里。每一个思念入骨的深夜,两个人都会望着同一轮月亮将同一首歌唱起:“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盼过昨宵又盼今朝,盼来盼去魂也消”。不治之后,汉成帝因相思国度死去了,张放也因悲痛哭泣而死。所以说,这才是真正伟大的爱情。


第八对依旧是刘邦的子孙,汉哀帝和董贤。汉哀帝和董贤是另一个著名成语——断袖之癖的制造者。董贤用自己的美貌吸引了汉哀帝,然后他们全家都鸡犬升天。某一日两个人大战之后,汉哀帝先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的衣袖被董贤压着,为了让自己心爱的人睡个好觉,汉哀帝便将自己的衣袖隔断,然后还轻拍着董贤唱起了摇篮曲:“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眉眼,让你喜欢这世界”。董贤知道了之后自然也更加爱这个深爱自己的男人。汉哀帝就动不动给董贤各种封赏,简直赏到手软。不过,谁让他是王的男人呢!丞相王嘉因不满嘟囔了两句,就被汉哀帝投入监狱,最后丞相绝食而死。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那么多玛丽苏喜欢幻想被霸道总裁爱上的原因了。因为爱上了霸道总裁之后,便没有了哀伤。两个人都变成了糖,甜到可以忧伤。董贤二十二岁的时候,已经位列三公了。三公九卿制是李斯所制,以皇帝为尊,下有三公,分别是指丞相、御史大夫和太尉。也就是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走上人生巅峰了。写到这里早就过了二十二却一事无成的我已然羞愧难当到写不下去了。满脑子都是花粥的歌声:“转眼你今年二十五,媳妇和房子都没着落,你还是什么都没有,只能回家撸啊撸”。


第九位终于不是刘邦的子孙了,朱厚照和他的男宠们。明武宗朱厚照,就是何炅曾经演过的那个正德皇帝,应该算是中国历史上最昏晕弱智淫乱的君王之一了,甚至都可以去掉之一。如果你有幸看过全世界最牛逼的情色大导演丁度·巴拉斯拍摄的世界十大禁片之一的《罗马帝国艳情史》,那你可能对朱厚照会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前面的皇帝还都可以一对一对说,但是到了正德这里,就只能一堆一堆说了。武宗曾以各种方法搜罗男宠,他从宫里的太监中鳞选娈童作贴身随从。他还慷慨地封一百多位男宠为“义子”,与八虎、钱宁、江彬等在淫窟豹房当中日夜作乐进行各种趣味横生别开生面的性娱乐活动。顺便提一句,豹房是大太监刘瑾为他建立的,然后刘瑾就变成了人类历史上十大富豪之一。那时候,豹房里响起最多的歌声是:“三天三夜的三更半夜跳舞不要停歇,三天三夜的三更半夜飘浮只靠音乐,三天三夜的三更半夜全身只剩汗水,三天三夜的三更半夜Pa Pa Pa”。


第十对就到了大家最熟悉的两个人,乾隆和和珅。我知道,我一说到和珅,你的眼前肯定已经浮现出了王刚老师的面孔。但是历史上的和珅的外貌却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真正的和珅自然和本文提到的所有男宠一样英俊貌美。话说在乾隆还是宝亲王的时候,爱上了一位女子,至于这位女子是不是另一个版本的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就无从知晓了。后来女子被皇后处死,乾隆无法营救,只能咬破手指滴血在女子额头,以便来世以红痣相认。世间就真有乾隆这样的大情种,一生爱上(这是两个动词)了无数的人,还对每一个人都爱的天昏地暗死去活来。那女子唱完了诀别歌“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像是陷入催眠的距离,我已开始昏迷不醒”之后,便与乾隆阴阳两隔了。二十六年后,乾隆遇到了二十六岁的头上有着红痣的带刀侍卫和珅。所以他很自然的以为这就是前世的约定的爱回来了。然后两个人就在一起了一辈子。


不知不觉居然写到三点多了,本来只是想随便写一点消磨时间到现在已然是头晕目眩了。好吧,回到最开始的地方,回到库克的文章。文章的最后说,他每天都会进入办公室的时候都会看到马丁·路德·金的相框,知道他正在倾尽所能帮助他人,无论他的贡献是多么微不足道。我想这一句,我们大家可以共勉了。我现在也恍惚中看到了马丁·路德·金,不过他嘴里说的不是“I have a dream”而是“I want to sleep”。恩,I want to sleep(~﹃~)~zZ



爱我 趁我青春年少

 这是一种让人恐惧却又不由自主的改变,太快了,猝不及防,太真了,从里及外。 我变成了一个脆弱,无知,胆小,敏感的女人。
 这并不是我最初想要的结果,我想谈一场离奇的恋爱,想和一个同我一样爱流浪的男人在一起,想要自由。,却在误打误撞中成了一个腻在爱情里不愿出来的小女人。这不是我所渴望的,并且我的软弱我的敏感,我的依赖,我的太在乎让我觉得不安。也许是因为我太不安才会软弱,敏感,依赖,太在乎。
 也许我要的太复杂,给我绝对安全感的男人我觉得太无趣,没有了安全感又想要逃离。也许我更适合一个人,从南走到北,经过无数段不明的情绪之后才能知道什么能让自己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