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久违

很久没来lofter,唯一保留的习惯是每天看完ONE里面的那个小故事,今天看到一个前领导在朋友圈里说在大平台上就好好跟着老大学为人处事,在小平台上就把握机会扩充知识边界,把准备功课做好,而不是每天惦记诗和远方。我很久没有听到这个词了,诗和远方,突然再看到它时离它好远。从京东辞职的时候室友给我打电话,言语激动地问我,你去大理好不好,去找个客栈住下来,去爬山啊,去很远的地方啊,言辞间甚至有失逻辑,好像辞职的是他不是我,好像我的辞职可以让他一些埋藏在深海的东西找条缝隙钻出来。然而从京东离开后的我只是又找了家公司开始了更繁忙更平乏无味的工作而已。谁能想到那个发着低烧不顾青旅所有人劝阻一定要背着帐篷去海拔超过4500+的帕米尔高原看冰川的小姑娘,现在每天穿着黑色高跟鞋跳小苹果,想想着实讽刺,却也太真实。


巷口那个少女


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站在巷口的那个少女
巷口被风吹得哗啦啦响的叶子
嗷嗷待哺的猫
月光氤氲
你眼神清澈

一场雨就让她歇斯底里
脱下衣裙
赤裸裸地在巷子里奔跑
把阴霾撒在地上
撒进你的眼里
星河再照不亮这夜
吠叫的狗也唤不醒明月

若爱是卑鄙
我是个十足的小人
奈何你只慕君子
只记得清晨醒来
脑袋空空
像是做了一场道不明的梦
巷子成了箱子
你走了出来
我困在那里


龙龙是个萌蠢、粗鲁,生着一双灵巧双手的二十八岁糙汉子。一个人待他家无聊的时候翻到过一个画册,厚厚一本素描人像笔触苍劲有力,栩栩如生。第一次见他是在圈内某个酒吧内,他站在吧台里,给一个穿着工装裙,黑丝袜的女人调一杯马提尼,“诺,这个杯子装不下”听到他的第一句话是句自言自语。弹得一手好琴,流氓歌曲张口就来,绳艺,手工很是精细。
那天晚上我在吧台坐到了凌晨,喝了四杯鸡尾酒,第二杯时那个黑丝袜女人走了,从第三杯起他开始跟我讲话。“想不想喝点不一样的?” “想。”他说这是他自己的酒,叫束缚,红色的液体,像是女人充血的皮肤,很甜,上头。走的时候我顺势要了微信。
龙龙是真的糙,说起女人的身体来得全打※号,调教全靠心情,心情好的时候抽得我满地爬,心情一般就抱着我看电影,不管我把自己打扮得有多精致,带我吃饭永远是老三样:黄焖鸡、花溪米线、老麻抄手。跟他认识半个月,一件棕色薄款羽绒服没换过,衣服后背化了个口子龙龙怕羽绒跑完了,就粘了块胶布。
有天晚上他带着我一人骑了一辆自行车出去吃饭,回来的路上带我去了一个类似度假庄的地方,那会儿得有十二点,路上空无一人,自行车轮在青石板上的触感很是美好,路两边都是打烊了的私房菜馆或是装修别致的茶坊,我想这会儿应该有雨,我再念一首戴望舒的《雨巷》,那晚风大,把我的风衣吹得鼓鼓的,把龙龙的小辫子吹得翘起来。
我赖在他家睡了10天,4月1号到4月10号,龙龙每天把我搂得紧紧地睡觉,躺下一分钟不到就会响起他的呼噜声,龙龙的呼噜声特别壮观,惊天动地的,像他喝了酒后讲的情色笑话,震地你心颤颤。10号那天我发现龙龙在跟一个18岁的女孩子谈恋爱,我说:“龙龙,18岁的小姑娘你怎么谈啊?”龙龙对着手机发了句俏皮话,转头看着我:“就这么谈咯,她龟儿还是个雏,单纯得很。”

最近的状态就像是这几天成都的雾霾,阴阴翳翳却在不知觉间给你伤害。我曾以为能治愈我的工作在带给我充实充实感与成就感的同时,也带来了我无法承受的挫败与无望。一天问了自己八百遍,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我要去哪里?我不知道,过来一起住的妹子告诉我,活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去死了。我活得差不多了吗?好像还没有呢。我还没过上我想要的生活,我还没得到我渴望的地位,金钱,生活品质。

最近在做一个自己好像无法胜任的项目,站在项目组里来来回回地晃,好像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帮不上忙,也不甘心就这样离开。离开是什么呢?就是我被领导否定了,也被自己否定了,真的承受不起。

想说2017年就这么来了,我离十几岁的自己越来越远,离自己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近,我是不是应该涅槃而重生,就此勃发。

今天晚上
把自己交给黑夜
交给回家路上
第七个男人
交给肥胖的野猫
交给与我无关的梦
交给天台上淋雨的陌生人
交给未来的自己
冬至快乐

一根皮鞭
两杯浊酒
几声哀嚎
三人盛宴
四肢乏力
几片淤青
什么是人伦道德
什么是清规戒律
一鞭下去
谁还分得清
是天堂还是炼狱


2016.10.10 凌晨

兴逗 花花

拥有他们是个意外。
兴逗来家里两年了,花花半年。两只公猫,第一次见面家里弥漫着浓烈火药气息,我站在他们中间像个和平使者,这个摸摸,那个抱抱,两边安慰者,才没打起来。后来相处得也不好,但相安无事,兴逗绅士,花花乖巧。兴逗是我给取的名,妈妈嫌拗口,一直叫他乖乖,爸爸叫乖儿子,仔细想想,他这两年跟我爸妈交流的时间,比我多。花花是我从猫贩那里买来的,当时不忍心看他被卖来卖去,加上性格极为乖巧,就把他留下了。他就像一颗小太阳般存在于我的生活里。在家最温暖的时光就是搂着花花躺在床上,直到一觉醒来发现他的口水打湿衣袖,再听他撒娇地冲我喵喵叫。兴逗爱出去玩,总是在家吃饱了就从窗户蹦出去跟外面的小母猫各种浪。但花花喜欢待在家里,只要家里有人,他绝不出门。只有每晚等我们都睡了,他就一个人出去在院子里溜达会儿,但等你一觉醒来,他早就回来等着你了。不知道是之前被卖来卖去怕了还是天生就这么懂事地让人心疼,饿了也不会叫,只会守在猫碗旁,等着你发现猫碗空了,才会眼巴巴地望着你。有次他在我房间尿了,我生气,骂他,打他,他也不跑,傻傻地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一个劲往我身上蹭。之前在lofter看到过一个形容词,叫爱猫如命的女人,我不知道这么形容自己恰不恰当。他们是我生命里的一束光,是我充满失望的生活里的一剂安慰。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喜欢猫这种生物,成年后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猫,我的每一刻惊喜和每一刻绝望都会跟他们分享。他们不是家人,不是朋友,不是爱人,是比这些更安稳的存在。
失去他们也是个意外。妈妈一个电话,告诉我不在了,他们俩就这么轻易地消失了。
我成了一个没有猫的女人。

我做过很多错事,在年幼的时候,青春期的时候,现在亦是。当我回忆起以往的日子,总是会有一股哀怨,怨命运不公,怨自己错误的选择,怨那些伤害我造就我的人。如果真的要好好想想,大概只有初中在仁寿那两年,是我过得最像一个正常女孩子的时候。那会儿看书,看安妮宝贝,看饶雪漫阿姨,也看泰戈尔。那会儿青春期发胖,却勇敢地像只小狮子,喜欢那些桀骜不驯,惹事生非的男孩子。初吻是在初二的时候给了一个初三的学长,当时刚到仁寿,初来乍到,不喜同人说话,却特立独行,专招惹爱打群架的小混混。学长很壮,肩膀宽大,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一起走到操场边缘的时候,他猛地亲了我一下,蜻蜓点水,却让十四岁的我紧张地将手上学长室友送的西柚捏了个稀巴烂。后来初三的时候,喜欢上一个初二的级霸,我现在还记得,他嘴唇有点厚,上嘴唇左边有一块疤,即使现在,我一看到厚嘴唇的男生也会想到他。后来快中考了,迫于压力,或者是叛逆期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过去了,我慢慢地变得乖巧,也喜欢上一个清秀,同样乖巧的男孩子。我想,这才是我的初恋。中考后,我对他疯狂的思念是我之后的哪任男朋友都没有过的。之后我就上高中了,开始了我漫长而混乱的成长过程,我恨我上高中之后碰到的每一个男人。 所以,如果好好想想,可能只有十三四岁的时候,是我最美的一段时光,从十五岁生日起,我就一步步地走向混乱,走向黑暗,走过布满陷阱的生活。

金秋

我想在秋天画一幅画,画上金色梧桐叶,金色太阳,金色的猫和金色的风。画一双你金色头发下,金色的眼睛和我金色帽子后面,金色的幻想。我的幻想王国里,你穿着金色的战袍,踏着金色的尘土,闪着金色光芒朝我走来。我给了你一个金色的吻,你还我一个金色的婚礼,我穿着金色的婚纱,躺在金色的棺材里。

闲事一二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仓央嘉措

你有没有过一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无趣,又不忍分开。我想谈谈我的男朋友,就这么把他赤裸裸地拿出来说,可能对他有点不公平。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他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爱我的,虽然我们都对彼此表露过数不清次数的爱意。但说一句我爱你就是爱吗?清晨给我一个吻就是爱吗?随时表现出满满的关心就是爱吗?我不知道,我觉得这些事情都太轻易了,我觉得我可以对很多人这样做,但显然我只会爱一个人。他就像是我的生活一般的存在,谈不上有多好,平平淡淡,却抛弃不了,抛弃一个平淡的生活,需要多大的勇气啊,我没有,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抛弃的是平淡的一个人,还是我平淡的爱情。在一起越久我越怀念一个人的生活,虽然我现在也一个人生活着,但有一个男朋友不仅仅是每天有人给你打电话,也是随时有道约束在你的手足,在你的心上。 我讨厌约束,在以前。
我无数次幻想过我分手之后的生活,找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作,朝九晚五,偶尔加班,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地往上走,工资不多但足够养活我。有兴致就拥有一两个情人,不管是酣畅淋漓地来一场性爱盛宴还是两人市场买菜做一桌精致的饭菜,喝两杯酒,聊几句生活。喝完酒,拥抱完再各自回到各自生活,偶尔陪伴但互不约束,互不打扰。一个人的时候就认真工作,不上班的时候睡上一个美容觉,看一部对胃口的电影,或者窝在床上读一本好书,觉得闷了就去健身房活动活动筋骨,再或者约三两朋友出来,吃顿火锅,一杯啤酒下肚,分不清天上人间。得此人生,夫复何求。
但是我有一个男朋友,一个不能做饭不能做爱的男朋友,一个在我毫无经济来源时告诉我你存一万块钱我就带你去毛里求斯的男朋友,一个不停地说着关心我却只能说说的男朋友,但也是他在我孤独时陪我,在我遇到困难时帮助我,也是他让我第一次感受到安稳,让我觉得以后的生活再不济也不会太艰苦。我们可能会就这样在一起,然后结婚生子,平淡一生,也可能,明天我们就分手了,各自奔向梦中天堂。

失眠

经历了漫长而痛苦的失眠日子,每晚死死盯着天花板,直到窗外渐明,麻雀开始叫,才肯安心睡着。也在试图调整,一到12点就关上手机,扶好枕头,为自己整理好被子,深呼吸,抛开脑子里的所有杂念,心平气和地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就该这样,安静地睡着。但是,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为什么我还是醒的,难道我真的彻底被周公抛弃了。 厌恶天黑。有没有一个国度,太阳不会下山,永无黑暗。

闭上眼
旋转在生活的黑白里
张开手
握住生命途中的心醉神迷
在非黑即白的世界里
我以为遇见了你
带领我在这片沼泽里
踏出干净的轨迹
和我在稀有的氧气中
摇晃出一个黎明
黎明不是黎明
黎明是苍老的黄昏
黎明是沉默的回光返照
黎明是昏昏欲睡的夕阳
夕阳余晖
滴在我的眼睛里
灼烧我
再唤醒我



——致那位唤醒我的再不想做朋友的朋友 。今天看一个我一直很喜欢的女生说,成年人的那些缺点,我统统都要有,一个也不会放过。大概和我心情一样。

我家猫离家十余天了,这不是第一次,但每一次我都会觉得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为此而哭一场。早上洗澡的时候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后背的纹身,就像在看他一样。对于这只猫我是很无奈的,我希望他每天都在家,每天都陪在我身边,却又不愿约束他。每次他在外面打了架回到家我看见他身上的伤都会揪心地好好疼一把,却又不忍把他关在家中,成为一只只会睡觉的猫。
他小时候是很黏我的,带他回家的时候正值盛夏,本就酷暑难耐,家里也还没安空调,但不管再热,午睡的时候他总是会贴过来,我一躺下,他就躺在旁边,两只小爪子搭在我身上,闭上眼便睡得香甜。一岁以前他并不喜欢出门,每天都在家睡觉,长得很胖,巅峰时期九斤,一见我就啪一下摊地上,把他一层叠一层的奶油肚子露出来,书上说,把肚子露出来,是猫猫最放松警惕的一种姿势。我总觉得后来他变野了,当怪我,在他发情的时候就应该给他绝育,这样他一辈子都是一只又胖又可爱的狸花猫,而不是像现在,俨然成了一只野猫。但是我又觉得,如今的他才是真正的他吧,他喜欢出去浪,成为一只会打架,会生存的猫,并不比又胖又可爱的家猫差吧。人们常说,猫的性格随主人,所以我常把自己当作是他来思考,如果十天没有回来,可能是因为家里无趣,而外面很精彩吧。若他喜欢,若他过得好,我也不介意。
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是我半夜莫名醒了,打开门发现他回家了,躺在厨房的地板上,腿受伤了,流了很多的血,他走过的地方都有鲜红的血迹。瞬间我的心抽搐地疼,我躺下来,躺在他的身边,抚摸他,跟他说对不起,眼泪止不住地流,滴在地板上,滴在他流的血上。那个时候我很怕失去他,我觉得自己没有教好他,我怕他痛,怕他难受。后来,他一瘸一拐去吃了点东西,我跟他在厨房坐了很久,最后他又走了,腿上的伤还在滴血,还是走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走,我很想知道他都在想什么,但我不懂他的思维,我只能去揣测,然后去尊重他。
我希望他现在所过的生活真的是他想要的,我也希望他知道我爱他。

下午面试实习,挑好了衣服,化好了妆,打印好作品,坐了两个小时公交,待我激情洋溢地谈了半个小时后,那女人告诉我,我可以做兼职,兼职?妈蛋!回到家昏睡两个小时,快饿晕了,起床去冰箱找吃的,听见隔壁房间的小情侣在对唱一首粤语情歌,索性抱着半个西瓜站门口偷听了一会儿。
“纷飞各天涯他朝可会相逢”
“萧萧风声凄泣暴雨中”
“人海里漂浮辗转却是梦”
“情深永相传飘于万空中”

你是巴比伦的国王

我是你的臣子

让我用痛苦换来你的鹊起

用我的血液温暖你的清冷

我愿一生食素

受尽生老病死

为你挡下人间世故

我愿终日赤足

踏遍刀尖火海

为你踩出一片坦途

我愿燃烧我年轻的生命

替你照亮这荒凉大地

我愿忍受永恒的黑暗

换你一颗不会落下的太阳

然而我只会喃喃自语

然而我只有这些粗鄙的诗句

我是你父亲的女儿

是你孩子的母亲

是你的情人

我是你的臣子

你是巴比伦的国王


2016.05.11  绿子

世界尽头

你能像照顾艺术品一样
切开我的脓疮吗
金色的狮子
装满记忆的头骨
如果真的有世界尽头
带我去好不好
拿走我的影子
我不怕海妖
也不怕地鬼
拿走我的影子
顺走我的心
我的心上有个脓疮
你能像照顾艺术品一样
切开它吗
是兽医也没关系
如果能治好我的病

2016.04.20 绿子



猫吃鱼骨格子铺

我开了个无趣的格子铺
每个格子里都装着无趣的货品
刚进校的学妹
抱着软绵绵的胖大星塞进去
快毕业的学长
提着沾满无名液体的机械键盘放进去
失恋的妹儿
带着一把一把干掉的玫瑰
街尾的清洁阿姨
给了我一袋可乐瓶
我每日守在铺子上
帮他们卖掉这些无趣的东西

2016.04.13 绿子

soulmate

遇见你
像是飞机下降时的
头晕
与耳鸣
老旧的电影
十二年的威士忌
时光同我们一起喝醉
日子混沌起来
我却开始清醒
绛紫的灯光
与绛紫的微醺
此时此刻
我想这就是灵魂伴侣

2016.2.9 凌晨于飞机上 绿子

我想起
两年前的那些离别
嘈杂的人群
冰冷的铁轨
隐隐的腹痛
你的背影
我的眼泪
我想给你最美的爱情
无论什么样的结局
然后如我的愿
真的没有结局
两年后我将要再来一遍
隐隐的腹痛
冰冷的铁轨
嘈杂的人群
爱情还未开始
我却能感受到小腹的痉挛了

2016.1.27 绿子

屋内 窗外

屋内光线昏黄
和你眼里的暗沉或者明亮
壁炉里的火光
映在你金色的眸子上
从那对麦芒般的眼里
我看到了太阳
窗外的太阳
和窗外的皑皑白雪
窗外的银装素裹
窗外小孩呼出的寒气
都和你的眼睛一样
闪耀着金色光芒

2016.1.24 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