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圈子酒吧是个SM酒吧,老三的小屋是个民谣酒吧,我是个除了民谣几乎不听其它歌的抖M,石人西街占据了我几乎所有的下班时光。通常我会先去圈子坐会儿, 喝两瓶啤酒,跟酒吧老板聊聊天,再摇摇晃晃地走去老三那儿,微醺后进入这条小巷就像是进入情人的身体,踩在青石板上像踩在云端,两边的老房子像是情人的臂膀,你若轻轻靠上去,会感受到岁月带给他的沉郁的气息。老三家不像个酒吧,就是个普通房间,放了些酒,很多乐器,老三很少唱歌,但一开口就会把我惊艳,他是云南羌族人,听老三唱歌,一定要关上灯,闭上眼,他能把你带去他故乡的大山上,山上郁郁葱葱,莺声燕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