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圈子酒吧和老三的小屋一个在石人西街街头,一个在石人西街街尾。石人西街是一条窄窄的小巷子,几百米,从圈子走到老三家只用两分钟,整条巷子种满了桂花树,我每晚都会在这条巷子里穿梭,确从未见过它的白昼,因此我也不知道这些是银桂还是金桂,我猜是金桂,复古的桂花金很适合它,四月一到,漫天的桂花香,巷口风大,我很多次站在巷口,闭上眼睛,让桂花香的风把头发吹地立起来,发尖扫到脸上痒痒的,春天的风很温柔,像是在被一个温暖的手掌抚摸。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