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今天在公交车上看见了一个整容很严重的女人,35岁左右,瘦削,妆容厚重。一路上她都有意无意看着旁边坐着的男人和坐她前面的抱着小孩的女人聊天,满面的不自然。小心翼翼地瞄着那个男人,那个女人,那个还未满岁的小孩。公交车停站,那对夫妻下车了。我看见那个女人望向车外,五官皱在一起,一脸的焦急,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是另一个抱着小孩的男人在追公交车,车停,男人走上来,坐在了她身边。她笑了,原来整容严重的脸也能笑得那么美,像是脸上生长出一朵白莲花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