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昨天晚上坐车回家,看向窗外,一个55岁左右的女人,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的大概是他丈夫,或者哥哥,站在公园门口,看着门口广场,广场上是百年如一日的广场舞,我看见,那个女人一双笔直纤细的腿像是踩在云端上,跟着音乐跳起来,手仍搭在轮椅上,腿下跳出一曲华尔兹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