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看到闺蜜和一个北方的男生在一起的时候我哭了,我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么委屈。我生活在一个圈里,我闭着眼睛安静地坐在那个我为自己画的圈里,就像是坐在一片海里,海水将我环绕,给我安稳。当我发现圈外的世界不知不觉已经成为一个我再不熟悉的地方时,我感到害怕,无穷无尽的恐慌。
我无法描述自己的生活,就像是上课、看书、运动、约会,又像是什么都没有。我像是抛弃了一些东西所以拥有了这些平静,又像是被某些东西抛弃了,所以生活只剩平静。我总是会翻看LOFTER上自己写的随笔,还有照片,想起了去年在大理的时候我坐在洱海边上听海浪声,洱海里扑腾的几个赤身的小孩,想起了他们黝黑的脸颊还有凸起的肋骨。想起了他们问我要烟时候的勇敢的眼神与颤抖的小手,想起了他们一人叼上一支万宝路,站一排排,我一个一个去点燃的场景。我喜欢陌生人为我点烟,那是第一次,我弯下腰,一次一次地用打火机燃起黄色火苗,火苗映在那几个白族小孩的鼻尖上,比云南的阳光更要炙热几分。我还想起了去羊卓雍错的路上,那座我穿着高跟鞋走上去的大山,和露营那晚的狂风骤雨。高原上的风刮在脸上生疼,空气剧烈流动的声音打在胸腔上更疼,而那巍峨的大山是否听到了我挂掉电话之后撕心裂肺的哭喊,会不会也觉得疼。这就是我的生活,比上课、看书、运动、约会更真实的生活,我生活在梦里,生活在幻想里,生活在回忆里,唯独没有生活在现实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