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每一次旅行,都是在走向自己

十八岁的时候有人问我:你这么喜欢旅行,你有么有想过,其实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当时问得我哑口无言,因此而记忆深刻,至此之后我每每旅行前都会思考,我的意义到底在哪里。我想,于我而言,每次出走,都是一次找寻自我的旅程。人类生存的这个世界构造太复杂,所以难免会在生活中忙着忙着就忘了自己为了什么而忙,为了各种得失不停地粉饰自己,装着装着就忘了自己本来的面目,所以旅行对于我来说,就是一次找寻,既是对未知世界的找寻,也是一种对自我的找寻。


        这次西北之行是我把线拉得最长的一次,从青海到甘肃再到新疆,一共34天,而其中的21天,是在南疆一座名叫喀什的小城度过的。


        青海湖自然是美的,我到的那天天气也好,湛蓝湛蓝的湖水,湛蓝湛蓝的天。我是先到的黑马河,再从黑马河搭的一辆土族大叔的车去的青海湖,大叔特别热情,一路给我讲了很多青海这边的历史,讲当初成吉思汗如何打下西北,再讲文成公主远嫁吐蕃的艰辛,讲日月山的来历,讲青海湖中间有一座住满了尼姑的岛屿,那些尼姑只有冬天才会从结冰的湖面上走出来,还有倒淌河的故事。去之前在ONE上看过一个倒淌河边的爱情故事,只记得故事有多美好却忘了原来自己去的就是那里,直到路过的时候看到倒淌河这三个词才瞬间想起那个唱摇滚的姑娘和那个比他小5岁的小孩。这种感觉很奇妙,那时一个很特别的故事,当时看了就喜欢得不行,而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真的看看那条河流,可以踩着那对男女踩过的草地,身临其境。后来去盐湖是搭的一个成都大叔的车,大叔知道我要去新疆就各种劝我要慎重啊,说南疆现在还是不怎么安定,还要给我看视频,我拒绝了视频,不想自己吓自己,本来胆子也不大,自己做了那么久的决定,怎么可能因为别人说几句就不去了呢。




        黑马河的日出是很惊艳的,早上5点起床,为了省钱走路走了半个小时去湖边,走到湖边的时候太阳还未冒头,但已经能看见一片金色的朝云,清晨的湖水给人一种安宁,朝阳的金色光芒洒在湖水上让青海湖也泛着金光,湖面上还有几只小鸭子,宛若天湖。青海湖与拉萨的湖不同,拉萨的羊卓雍错美得惊天动地,被称为圣湖,而库库诺尔却美得很接地气,有人情味儿。


        我自己原本的打算是从黑马河回西宁,然后从西宁去门源看万里油菜花,再直奔新疆,但在西宁的青旅碰到了一个想要途搭去新疆的弟弟,只是鉴于自己是一个人就放弃了新疆,我想着自己也是去新疆的,不如一起,成全了他,自己的旅程也能丰富些,虽然在敦煌的时候我甩了他选择了自己一个人上路,但我至今觉得当时选择一起是明智的。如果当时没有一起,他就没有勇气去新疆,我也没有机会去敦煌领略那沙漠的辽阔与壮美。


这一路碰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有意思的人,但我最想记录下来的,还是在喀什的那段日子。一路上碰到了很多很牛逼的人物,第一个就是在吐鲁番结识,一路去了乌鲁木齐,然后在喀什说再见的那个三十岁的韩国哥哥。那是我见过的外国人中最热爱中国的。他偶然来了中国后就特别喜欢,但当时的他不会中文,于是回国后他就辞了职开始学习中文,在韩国学了半年后考上了人民大学,来中国学了一年。现在他的中文相当好,经常走在一起人家根本听不出来他是韩国人。很惭愧的是,虽然他是韩国人我是中国人,但一路都是他在查路线,找公交,定青旅并且他的英语也很好,在青旅碰到了一个日本人,还能用日语跟他交流,他说,这次旅行完之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中国了,因为他要回去工作了,要挣钱跟女朋友结婚了。碰到的第二个很牛逼的人是一个80岁的北京爷爷,穿着一件北京四中的T袖,准备一个人游玩中国然后环游世界,爷爷是一个吃货,第一天到了喀什夜市之后就说不走了,要把夜市的每一样美食都吃完再回去。爷爷说过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死在医院也是死,死在家里也是死,我宁愿死在路上。还有一个骑摩托车的北京大姐,三十多岁了但就像个二十岁的小姑娘,骑着一辆重型摩托车走遍中国,那辆车裸重300斤,还有100斤行李,车子一倒她就只能站旁边拦货车让师傅帮忙扶起来。还有koula,跟我一样大的一个大胡子英国男生,有一天晚上两点的时候敲青旅的门问有没有地方能住,百里姐把自己的被单给他说这里空的位置都能睡,背着一把木吉他,活像一个流浪王子。koula十八岁的时候退学一个人去了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待了两年后开始旅行回家,常年旅行的人都很穷,koula只能一路搭车,不会中文,没有手机,我真的很难想象他是怎么搭过来的,又怎么从喀什搭回英国,他是一个很温暖的男生,五官精致地像个洋娃娃,留着一把漂亮的金色胡子,很可惜的是我都没能留下他任何联系方式,想想即使留了也并没有什么用。还有一对英国夫妇,带着两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骑着两辆双人自行车从英国骑来了中国;还有一个比利时的大叔,骑着摩托车走过了44个国家,还有一对法国情侣,在路上怀孕生了小孩,从未停止行走,现在小孩已经两岁,仍在路上,太多太多这样的人,我已经数不过来了。


旅行途中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年龄的消匿感,在路上跟一个十八岁的姑娘和跟一个一个八十岁的大爷交流并没有什么不同,好像人们在旅行途中就失去了年龄这种东西,二十八岁的幼师姐姐染了一头紫色的头发告诉别人自己十八岁,并没有人怀疑,这就是旅行最吸引我的地方,在这里,你不是女儿,不是学生,你甚至不是一个二十岁的女生,你只是你自己,你能吸引别人的不是你的年轻,不是你的外表,甚至不是你的金钱,而是你的气场,你与生俱来的那种味道,气味相同的人相互着迷,相互敬仰。


然而我最想记录下来的,是在喀湖住的那几天,遇到的那几个善良的柯尔克孜族人。短短的三天两夜,却让我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在2015年的这个盛夏,我在一片寒冷的草原上拥有了一段最温暖的回忆。第一天,我、百里姐、意大利男孩儿maxine坐一辆小皮卡去了西北边境一个叫苏巴什的村落,这个村落里住着中国最善良最热情的民族——柯尔克孜族人,这是 我见过的最淳朴最温情的民族。一下车他们就围了过来,出于自身的警觉性,刚开始我是拒绝跟他们交流的,这让现在的我感到羞愧,他们邀请我们住蒙古包,鉴于我喜欢露营,就拒绝了,我说我们住帐篷,他们说如果要搭帐篷的话要收环境保护费,一个帐篷45元,我嫌太贵,说20把,那个收保护费的大哥立马就答应了,后来我们聊得很开心,那大哥说我们是朋友,20块钱我们不要啦,你们如果还需要帐篷,我回家给你们拿。这是我感受到柯尔克孜族人友好的开端。其中有一个叫麦麦提的族人,这三天一直在带我玩儿,他自学了英语汉语,还会一点法语,是一个25岁的很懂礼貌的小伙子,高原的阳光把他们的皮肤晒得黝黑,但其实柯尔克孜族本是白人,他让我看到了一个纯白的灵魂。他骑着摩托车带我环湖,带我上雪山,还教我骑摩托车,教我爬冰川,帮我背包,邀请我们去他家吃饭,这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有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宝宝,他们在房梁上一边栓一条绳子,把宝宝的襁褓放在绳子中间做摇篮,看得我心惊肉跳,宝宝却睡得格外香甜。柯尔克孜族人住在一种叫“雷动”的土房子里,在大草原上坐落着一片小村庄,全是这种土房子,“雷动”,即使雷一打就会倒的房子,得知这点,让我为这个可爱的民族感到心疼。麦麦提家并不富裕,甚至能说上贫穷,一大家人住在一个很小的土房子里,但我们去的时候麦麦提的姐姐特别热情地招待我们,给我做羊肉抓饭,做面条。还带我们去“食堂”(当地管饭馆叫食堂)吃当地的一种菜和馍。还有一个人我们管他叫阿sir,他是我们去慕士塔格峰安检认识的边境警察,是一个酷到不行也可爱至极的警察,第二天晚上的时候由于我和百里姐脑子抽筋觉得跑步5公里回喀湖旁的蒙古包,强烈拒绝了麦麦提送我们,但走了不到两公里天就黑了,两个女孩子走在没有路灯的帕米尔高原上特别害怕,于是我们就决定去派出所找阿sir,阿sir很无奈地看着我们,然后帮我们叫了一辆车,等的时候聊地特别开心,各种祝福我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要玩得开心,他虽然拿着实弹的我也不认识的枪,穿着防弹衣,却温暖地像个邻家哥哥。帕米尔高原的一条河旁是一片草原,草原上有很多很可爱的旱獭,我说好喜欢他们,扎也和麦麦提就跑去帮我捉,看着他们跟着旱獭在草原上跑的样子,感动地快要哭了。 鉴于文笔,也鉴于文字本身的局限性,我无法表达出这段旅程的奇妙与难忘,走的时候,麦麦提、扎也还有其他几个族人都来送我们,知道我们搭上车,看着我们离去,车渐行渐远,我也忍不住哭了,这是中国边境一个什么落后的村落,让我看到了一个温情淳朴的民族,也让我看到了人与人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一种最单纯的友好,愿柯尔克孜族人永远幸福,远离世间一切恶意,愿这片草原,这汪湖水,这座雪山永远这么纯净美好。


2015.8.15  绿子

评论(13)

热度(10)

  1. 四川省中国旅行社绿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