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我想在冬天 穿着洁白的羽绒服 戴着毛线帽子 去北方看雪

那是一种了无止尽没有出路的迷茫,我好像失去了一切,即使好像我什么都有。我陷入了一种深不见底的自卑,每天不停地思考,好像我只要思考,就只是表面的自卑。我像浸泡在一片肮脏的海的,不,那都不是海,是一条河,是一条没有边际的河,我周围没有一个人,肮脏的河水让我也慢慢肮脏起来,我想结束,却不会游泳也沉不下去。那是没有办法被救赎的孤独,我不敢尖叫 不敢挣扎,我怕那肮脏的河水灌进我的口中。 我害怕恐惧,难过揪心,无可奈何,其实也不是,其实我很平静,至少我在思考的时候是这么定位自己的,我很平静,事实却不是这样,我很慌张,我渴望逃离,却看不见希望。

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