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我曾以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年轻,原来我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十九岁的时候喜欢过一个阳光干净的男孩子,那会儿我是个不喜欢上学的大二学生,他经营着一家从未盈利的公司,拿着一打券儿去星巴克喝咖啡,住100元一晚的酒店。和他相识的那个夏天阳光像爱情一样肆无忌惮。博尔赫斯说,记忆总是固守某一个点。之于我的记忆,一直固守在那个安静的傍晚,我坐在离鼓楼很近的一个阶梯上,抬头看着西安城艳丽壮观的夕阳。分手的原因至今也不明了。后来我的城市火了,不知道他还来过没。最近,西安火了起来,我却与旅行无缘。如今,我成了个朝九晚五的小职员,曾经那个说做就走,曾经那个无所畏惧,向往自由的女孩早已离开,他今年27岁了,我猜结婚生子了吧,公司开始盈利了吧,到底是不会再见了。


评论

热度(1)